当前位置:主页 > 成功案例 >

成功案例

政府要倡导一种小镇发展的新理念
 
 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,以土地换资本投资是惯用之道,但现在的可用空间也在压缩。刘锋说,土地是真正的痛点,要建设一个特色小镇,面积不算小,涉及土地的规划报批报建也是比较长的过程,是不是在生态红线里面、很多政策的合规性等,是在具体操作过程中遇到的难题。特色小镇的建设会占用一些耕地、林地或其他性质的土地,新占地的合规性一般是比较难解决的事情,反过来影响融资和建设进展。
 
  PPP模式曾一度是特色小镇建设的重要渠道,但也有局限。冯奎曾表示,并非所有的项目都适合PPP模式。PPP模式主要适用于特定类型的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,这些项目未来能产生稳定收益。特色小镇规模不大,最大的特点是对创新创业的生态圈要求比较高。作为一种商业运营模式,特色小镇+PPP目前来看成功的模式并不多。
 
  理性规划及时“止损”
 
  刘锋认为,特色小镇未来会有更好的走向,但目前面临的资金和土地难题,暂时不会有很明显的改善。
 
  陆铭表示,对于特色小镇建设应该进行“止损”,如果问题比较多就别再投资建设了,不好的特色小镇就不做了,“地方政府可能觉得已建设,不继续建设浪费了,但接着投更浪费,增加地方政府负担。”有专家表示,增加政府债务风险、房地产化倾向严重、无鲜明特色产业等的特色小镇或将面临淘汰。
 
  冯奎说,有些企业也开始认识到特色小镇的门槛较高,对特色小镇的投资理性规划增强,这也有助上述风险的解决,但有个别地方特色小镇可能还会盲目快上。
 
  特色小镇问题的凸显和缓解,政府角色定位是一大关键。在陆铭看来,特色小镇不是规划出来的,反观国外的特色小镇,多是在承袭传统强势产业基础上,强化自己的优势领域而形成。
 
  冯奎认为,特色小镇规划建设中,政府要倡导一种小镇发展的新理念,对于土地生态、规划要有控制,要注意特色小镇发展中出现的问题,包括房地产化、过度杠杆等风险。他表示,在特色小镇发展过程中,企业是主体,政府是主导,要重视市场化主体的作用,政府主要是从规划上进行理念引领和管控,并对重要的风险点进行把握,而不是大包大揽,更不是自己赤膊上阵,非理性地发展特色小镇。他建议,地方政府也应该有“留白”的意识,也就是条件不到,不要贸然推动建设特色小镇。